Artificial Sweetener ---- sweet taste, sweet life, but... is it for real?

Artificial sweetener, 人工增甜剂,目前在美国的食品工业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一方面, 因为同样重量的增甜剂的甜度是糖的三百倍以上, 而人工合成的成本又比较低,很多食品厂商正用其来代替糖的使用, 可以极大的降低生产成本. 另一方面, 由于糖尿病在美国的高发率以及很多肥胖人士必须避免摄入糖(和其带来的高卡路里的作用), 使用增甜剂的无糖型饮料已经成为了美国饮料市场的一大重要宣传噱头和经济来源.

呵呵,今天突然想起讲这个, 是因为上个礼拜上的法律课上刚搞了一次类似听证会的课堂辩论, 而议题就是辩论目前的两种增甜剂的致癌作用及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是否应该禁止这两种增甜剂的使用。辩论的时候每三人一组,每组代表一方(比如增甜剂的厂商,FDA,糖尿病者协会 等等),然后每人有七分钟的时间依据之前的各种证据来陈述自己的立场(其实是自己代表方的立场,这个是抽签订的),两个老师作为法官听取各方证据和辩词,最终根据各方表现来做决定。

这次讨论的两种增甜剂,一种是saccharin (中文应该是糖精,就是小时候我妈给我做甜点的时候加的东西,吃完之后会觉得有点苦味);另一种就是现在最普遍使用的Aspartame (金山词霸说是叫"阿司巴糖",不过不知道国内是怎么俗称的).目前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等各大饮料商的diet系列都是使用Aspartame. 课前,老师当然给了一大堆背景资料以供各方研究,其中包括多次动物实验表现saccharin 和aspartame分别长期使用都能致癌.saccharin导致的是膀胱癌,而aspartame的长期使用导致淋巴癌和白血病.关于Aspartame致癌的证据是很强的,而到如今,FDA还在允许Aspartame 在食品中的大量使用,原因是什么呢??

读了这么多资料,实在觉得有责任散布一下这个aspartame的阴谋论.如果我们看一下aspartame的分子式的话,

大概10%的aspartame降解成甲醇methanol,而甲醇在人体内很快转成甲醛formaldehyde, 甲醛已经被证实是致癌的化学成分.同时40%的aspartame降解成aspartic acid, 而高浓度的aspartic acid被证实可对脑和神经细胞造成损伤.同时动物实验证实长时间服用少量的aspartame显著提高淋巴癌和白血病的发病率(尤其是女性).估计现在大家都该问当初FDA是怎么批准的了,赫赫。

追溯一下历史,Aspartame是在1965年被一位给Searle工作的化学家意外发现的.当时在实验室里,这位化学家因为什么原因添了一下手指,结果发现很甜,于是就找试验台上到底是什么东西被自己不小心碰到了.最后发现了原来Aspartame高甜度可以被用来当增甜剂.但是,直至1980年FDA都没有批准Aspartame的使用, 就因为其安全隐患。从1977到1985年间,前任美国国防部长Rumsfeld担任Searle这个公司的CEO.1975年,FDA接到举报,说是Searle涉嫌伪造动物实验数据为通过安全测试,于是FDA要求美国司法部对此立案调查。然而就在受命调查的法官刚确定后不久,这位法官宣布辞职,选择加入了一家著名的律师事务所 Sidley&Austin,而这家律师事务所恰巧正是代理Searle公司业务的事务所。又没过多久,当初这位法官的助手也从司法部辞职,受雇于该律师事务所。至此,当初接触关于此案重要证据的检方人物业已全部改投Searle旗下,而此案也最终不了了之,没有立成案。1981年,Rumsfeld的好友--里根总统宣誓就职,就在他就职的第一天,里根总统撤换了原FDA的主席,而任命了新主席Arthur Hayes. 这位主席没上任几天,就大笔一挥,批准了aspartame的使用.一年以后,这位Authur Hayes爆出各种政治丑闻,包括受贿,不得已辞职,然后Arthur随即受雇于另一家公司当顾问(而这家公司当时又恰恰正是Searle的公关公司).再没过多久,FDA当初批准Aspartame的board成员也陆陆续续辞职,并最终全部受雇于Searle.  里根总统1982年任命的FDA主席,也就是Authur的继任,于1999年成为Searle的senior vice president, 当时年薪50万。 反正直至今日,当初跟searle和aspartame扯上关系的各大人物,都已经算是被Searle买下了。所以说,这FDA要是禁的东西,它肯定对人没好处;而FDA还没禁的东西,说不准他对人更没好处,赫赫。

其实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说俺觉得虽然FDA现在没有禁止aspartame的使用,但是,种种证据已表明aspartame致癌。所以提醒大家平时选择diet的饮料或食品的时候还是谨慎为好。反正我是再也不会在咖啡里加那一包包的假糖了。老师课后作了个调查,说是经过这次辩论,有多少人改变了自己对diet coke的看法?结果,全班(包括代表searle辩论的那几位)都齐刷刷的举起了手。

最后贴一下现在超市里货架上一些使用aspartame的产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