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第四,五,六天 8/1/2006~8/3/2006

连开了三天会,也得对的起老板花的钱呀。开得会叫5th world congress of biomechanics, 来了大概有三四千人。总的感觉,因为会议在欧洲,来一次的开销实在是大,所以能看到的美国学生很少。而且,基本上都是大老板或者二老板来帮学生作报告的,这就直接导致了会议水平相对很高。我这个领域的牛人都来了,星期二下午有一个session 就是我这个很细的领域的,结果present 的都是很牛很牛的人,一个个花白的头发,而且说着说着互相又有点对挑的的意思,气氛很激烈。一个认识的postdoc告诉我,每年的BMES的时候,这帮fluid shear stress 人总是搞得tension很强。我暗自庆幸自己没头这个session. 唯一一个不是他们圈中人的是一个来自香港的中国教授,因为英语不怎么好,而且做的东西跟他们其他人水平好像也不是太一样,所以反而受到了比较礼貌的对待,呵呵。这几天看到的日本人很多,听了几个日本人的报告,研究水平我不敢评论,但是相对来说,作报告的表达能力差了很多,所以听众的兴趣也大打折扣了。有碰到照稿子念的一位,有碰到没有听明白问题的和听完问题后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星期二有一个叫Savio Woo得华人做的一个针对全体人员的报告倒是效果非常好,风趣生动,还偶尔能听到“经络”和“中医”这样的中国词。大会上看见的中国人不少,不过都不认识。。。(呵呵,主要本来我就不认识什么人,而且也很少主动跟人搭讪)。奥,倒是第一天在从机场到市中心的地铁上认识了一个台湾女生,在UMich,这次一个大组一起出来的。今天我做报告还特意来捧场,给我照相(我还没拿到相片),虽然大家完全不是一个领域的。我做的报告自己应该还挺满意的,毕竟第一次出来开会,当初糊里糊涂就投了talk, 觉得不用做poster那么麻烦,结果最后发现自己在一个三四百人的大屋子里,前排一堆大牛,还是生怕说错了话的。还好,据我观察,因为我老板没有去(有几位还特意向我询问了老板的趋向),所以大牛都懒得跟我这样的新手纠缠,嘿嘿,提问的也是跟我水平相当的新手,算是应付过来了。临走的时候还有一个瑞士的女生过来问我要了联系方式,一个日本的女教授跟我问好,让我把paper发给她看看。 呼呼,回到旅馆,第一件事就是睡大觉了。
明天是最后一天,希望早上听过几个后就还有时间转转别的地方。慕尼黑是一个很好的城市,这次肯定是玩不过来了。

开会地点,据说选的不是在德国最好的学校,而是因为组织者中的德国人是这个学校的教授。
Conference siteConference site

超市看见的,居然有章子仪的头像的绿茶,眼睛一亮,立马就买了,1欧吧。
TeeTee

晚饭就在旅馆附近的一个cafe, 菜单是德文的,我就干脆问她推荐什么,她问我吃不吃鱼,我说吃呀,她不知道这种鱼的英文名字,就说是一种小小的鱼,结果一上来发现原来是鱿鱼。不过,她问我鱿鱼怎么说的时候,我自己居然也搞糊涂了,总想说squirrel松鼠,后来才查到原来是squid, 土了。
PastaPasta

街上照的,留存不多的世界杯的影子了。
World cupWorld cup